美术报

美术报 数字报纸


00004版:时评

低调的版画展

  在各画种活动频繁的当下,版画这一传统画种虽然同样富于活力,但因展览少而略显低调。观众走进版画展,与看国画、油画、新媒体视觉展的感受,完全不同。

  我们常说一幅好画,不在于尺寸大小,而在于其内涵,话虽有理,但不能不面对这样的客观事实,在同一画种,用同样材质完成的作品时,大画幅在视觉张力上,明显占有优势。一直以来,版画作品的尺寸多为一张图画纸大小,但它的语言之精微处,牢牢吸引观众眼球。

  欧洲历史上的铜版画尺寸都较小,伦勃朗用油画语言表现过《浪子归来》,也用铜版画画过同一题材,两种艺术手法都让《浪子归来》相得益彰,不分伯仲、难见高低。

  平时一些综合性展,有大量的国画、油画、漆画等作品的呈现,却见不到几张版画,版画家的人数远不及国画家、油画家。从人员结构来看,版画创作队伍的主力军,还是以高校的专业教师和画院画家为主。

  拍卖的天价,足以证明市场对国画、油画的偏爱,人们只能翘首以待版画未来的转好行情。尽管如此,版画家们对自己热爱的艺术依然深信不疑,不轻易被市场左右,索性把自己关在这版画艺术的象牙塔里,刻好了再印出来,不行就再刻,再印出来,反反复复直到满意为止。

  当下少之又少的版画展,使得观众想进一步了解版画的状态都有些不便,对其认识就难免有所欠缺。在吐故纳新中进取的版画艺术,如今出现了一些新颖的处理手法、表达语言,这让我们感动不已,亦使得版画展如万花筒画坛中的一股“清流”。

  有朋友说,要是有几个画展同时进行,会先将目光投向版画。话里有话——应接不暇的国画、油画展,表现手法也见识了,形式语言也领教过,让人怦然心动的东西明显少了,一是对绘画认识的颇偏,二是就近模仿想快快获奖,急于用各种手法掩盖语言的苍白,而不是静下心来感悟画之道。

  版画创作,在版材上运刀逐刻,它必须借助于多次反印才有一个满意的画面,还不能立竿见影,常常生发许多意想不到的效果,必要时还得改变原有方案,正是这意料之外且带有一种扑朔迷离细节的版画语言,让人兴奋不已而乐此不疲,而这种反复制作,正是版画避免了不断重复的妙方之一。在展览活动频繁的今天,我们更期待艺术家们以一种“不鸣则已一鸣惊人”的创作态度示之于人。

  (作者系厦门大学教授)


美术报 时评 00004 低调的版画展 2018-04-14 7004546 2 2018年04月14日 星期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