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术报 数字报纸


00007版:聚焦

线上直播 见招拆招

  此次疫情不仅是激发网络课堂快速推进的一次重要契机,更是对全体教师们的一场历史考验。为了吸引同学们的注意力,老师们使出了十八般武艺,开始了自己的“主播”生涯。

  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副教授罗丹想了很多招儿。在上网课之前,他下载了很多艺术家的纪录片,并根据课程的进度,将其拆分成半小时一段播放,作为辅助教学的一个手法。课堂的安排更是具体到几点至几点做什么,每个人发言几分钟,还会时不时向同学们抛出一些问题形成互动。“这门课最终落脚点在3-5张的临摹作业上。我要求他们每张要有不同的侧重,比如一张以色彩,一张以刻画,剩下的可能从自身感兴趣的一个特点展开。”

  课外,他还准备了一些关于艺术家的电影,推荐给学生。“第一天推荐的是《午夜巴黎》,因为刚好讲到印象派,那个时期有很多的优秀艺术家,他们生活的环境,那个充满着时代气息的背景,我觉得很有意思。第二次课推荐了《我和塞尚的故事》,画面拍得很美,真的就跟印象派的画儿一模一样。”如此线上线下结合教学,让学生们有一个比较充实的学习推进,罗丹老师说,“希望同学们不要只是看到眼前的这几周课程,我们希望这是他们审美建立的基础。审美的建立比任何实践技法的教授重要得多,而且这会影响每个同学的一生。”

  四川美术学院副教授熊莉钧也一早就将自己珍藏的近300G图像资料,上传到百度网盘,供学生们自由查阅,包括上课的知识点、推荐的优秀艺术家及其作品,和多年积累下来的大量的展览现场图。同时她将课时PPT、需阅读的书籍、思考的问题等,上传到微信平台和超星学习通的记录里,以便学生们提前上网搜寻资料,为后期课程的开展做足准备。

  线上教学如何提高手头功夫

  中国画、书法是传统型学科,所以线上教学的重点就是如何让学生真正做到手头功夫上有所提高。只要学生在状态中,师生之间保持沟通,无论采取哪种教学方法,都会有一定的成效。

  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副院长陈侗负责的基础工作室,在他的提议下,将课程一样的两个班(中国画和壁画)打通,共建一个微信群,共享教学资源。前八周的课程包括临摹和写生。“考虑到各地学生的条件不同,我们基础工作室的白描人物临摹是将范本统一打印出来寄给学生,虽然增加了教师的工作量,好处是学生的学习条件不受所处环境的影响。”陈侗老师说,人物写生要求学生以家人为模特,教师会逐一在服装和动作上给予指导意见。影响最大的是户外写生实践课程,部分要与后面的课程调换位置,甚至完全改变,因为户外写生一直是教学的主体,尤其是山水画专业方向。

  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副教授廖勤在上网课之前,则翻拍了家中的大量画册,形成电子文件发给身在世界各地的同学们。目前他要上3周的人体课,为此他事先做了300多页的PPT。“这个课时量和授课内容,应该足够同学们去消化、理解,之后会布置作业,隔天检查作业,并一对一地进行讲解,一张画一张画地过,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讲透,使同学们能够在理论课的基础上,进行写生的训练。”

  没有工具 就地取材

  面对没有材料、没有工具的学生,老师们也以鼓励式的教育为主。很多学生回到家里,材料不齐全,有的只有铅笔纸,有的甚至连铅笔都没有。

  “材料的局限、环境的局限下,我们应更尊重学生的意愿,他能够采用什么方式进行手的锻炼、能够采用什么方式促进自己的思考,就采用什么方式。”熊莉钧老师说,她收到的作业虽然是五花八门的,有铅笔的素描稿件,有水彩的稿件,也有绘图软件的作品图片,但她非常开心,也让她发现了同学们的诸多闪光点。

  身处疫情重区的唐骁老师说,美术学科重在实践,和其它学科的线上课程相比,最大的障碍在于无法给予同学们合适的教学环境和条件,加上现在情况特殊,湖北省内的同学几乎都没办法拿到如颜料、纸张、画布之类的学习材料。老师们针对课程的具体内容想办法做了一些适合线上的调整,“比如三年级的‘艺术文献阅读’课程,我们在前期制作了书单,并下载了电子版,上传到学习通平台上,学生们按照教师安排的任务点选择书目进行学习阅读。三年级的‘室外油画写生’课程我们的应对方案是把课程分为两个部分,一部分是加大理论讲授和梳理的权重,另一部分是要同学们尽量用身边找得到的工具和材料进行室内练习,没有油画材料就用其他材料代替,目的是能尽快投入到学习状态中。”

  教授网课《水性材料绘画语言研究》的周刚老师亦是如此。在这种情况下,他针对同学们的具体情况提出了灵活多变的方法,没有带炭笔的同学,可以用钢笔、铅笔甚至毛笔替代,并根据每个同学的不同情况布置不同的作业。此外,他也在帮助学生联系已开业的画材店加急处理,保证同学们正常学习。他激动地说,“经过这次疫情,感觉同学们一夜之间都长大了。”

  四川美术学院雕塑系的《浮雕基础》课,同学们在家缺少油泥,没有泥塑刀,没有浮雕板,没有雕塑台……课程授课教师李震、姜凡、石鸿杰,急同学之所急,想同学之所想,为同学们发来了一份完整的DIY说明。在老师的鼓舞、启发下,部分同学开始就地取材制作课程需要的材料。有的同学在花坛、田地里去找泥,处理成“油泥”;把合适的笔杆、筷子等日常用品改造成雕塑刀;有的同学全家齐上阵,把家里的柜子改造成可拆卸的浮雕台。教师的投入、同学的积极努力以及家长的支持与协助,共同克服了课程工具、材料短缺的限制,顺利上课。 (下转第8版)

  (上接第7版)

  线上教“写生”成为最大挑战

  如果说客观条件上缺少材料和工具,老师尚可通过调整课程内容和寻找其他材料替代,甚至教授同学自制材料的方式来解决,那么写生课程的线上教学,则是对老师的更大挑战。

  罗丹老师这学期要上的是7周的具象写实课程,落脚点在印象派风格的人体写生。面对没有模特儿、没有工具、不能当面讲解的现状,一开始他非常困惑,但在与校领导、系领导及其他科的老师沟通交流后,迅速作了一个较大调整,将课程定位为:以欣赏、临摹为主,了解印象派时期的艺术家,顺带对人体的解剖作深入理解。

  “在课堂里,你可以通过语言、表情,包括教室本身的空间环境,你所布置的气氛,这些因素让学生有一个代入感,但现在只能依靠冰冷的屏幕和一个苍白的摄像头,语言的表达效果也不是太好,就显得无力。”罗丹老师一直在考虑该怎么做才能达到更好的效果。他将课程拆分成了两个部分,一部分为看视频、讲解印象派及技法,配合自己拍摄的一些高清图片,张对张地讲色彩的基本道理,甚至基础到画框、画底的制作。另一部分的临摹工作则放在后面。

  面临同样困惑的还有四川美术学院教师王鹏杰,眼下他正在上大一下学期的素描课。素描课的主要内容是半身像、全身像和人体素描。以往上课时,他都是拿手在自己身体上比划,比如这块“形”是怎么长的,这里边肌肉和骨骼的关系怎么样的,这块肌肉叫什么名字,在什么样的运动动作下,它会有什么样的特点,它会扩大还是缩小还是会拉伸等等,就能很直观地表达。“现在就不能这么上,直播的方式,很难那么鲜活地让同学们感觉到,给课程增加了不少困难。”

  尽管对着图像的素描和真实在课堂中的写生,完全是两个概念,但同学们分散在各地,没法找人体模特写生,只能找一些结构比较清晰、动态比较明确、适合于训练的图片,作为参考对象来画。王鹏杰老师说,人在动的过程中,他的体积、结构、纹路,包括呼吸、动态等,会给同学们多样的感受,但图片把这些东西过滤掉了,且把人体的很多情感的、情绪的东西给弄没了,鲜活感也没有了,剩下一个僵硬的形体。为此,他在教授画照片的同时,也鼓励同学们发挥主动性。“去理解人物的性格,去构建这个人物背景的情况,这个人大概什么职业、什么性格等等。”

  廖勤老师所上的人体写生课,前期先以临摹大师的名作为主,这样之后的创作课和生活速写课相对会好上一些。他建议同学们在家对着镜子画一些自画像,如果有亲属,也可以作些尝试性的写生作业。他说,“只要教师做好了充分的准备,有教学的信心,自身对职业的责任,对网络上传授的教学方法都可以克服。最重要的是在特殊的疫情之下,作为教书育人的老师也要向医护人员学习,在同学面前,在学校的整体规划面前,以身作则,尽全力地投入到教学里,站好教学的岗位,使同学安心,使学校放心,全社会共克时艰,度过困难。”


美术报 聚焦 00007 线上直播 见招拆招 2020-03-21 美术报2020-03-2100013 2 2020年03月21日 星期六